久怀寇

请展开


接受约稿
稿费50r/k
自带字数和内容要求,如有超出算我的。



目前cp:假面骑士
主右/cha刚/良侑
基本左右固定
夜樱家的大作战激萌中
朝野太阳夜樱六美激推
视三次忙碌情况不定期在漫展出没


奥特曼
赛罗激推
过激赛罗右人
泽赛洁癖
赛家班赛罗中心亲情向
翔光
勇活
伽凯

全知读者视角
众独

【枭羽00/24】Still

愚人节快乐!

上一棒:无

下一棒:你们猜有没有?






*Cytus2AU,因为我也才刚开始玩,对世界观之类的没有那么了解,所以含有大量自己的私设和自认为,并不都是原设!

*因为视角原因,对迪卢克感情变化之类的描述不是很完全,这边有个迪卢克小番外来详细解释一下他的感情线,对不起因为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所以完全没法两全其美,剧情线在凯亚身上就只能写他了……!

*想要写一点物哀的感觉但完全没能写出来真的万分抱歉(悲)是我太菜了

*感谢月半妈咪的配图!

*天雷狗血ooc,请务必谨慎阅读





















“滴,滴,滴,滴,滴……”

“精神网路的连接与演算准备完成,受体机体无异常,可以启动。”

“旧型机体,Alberich666接入,意识数据消除。”

“开启精神网路。”

“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机体受损严重,无法负荷演算概率高。”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机体受损80%,正在着手删除其他数据以维持运行。”

“咕……唔呃……”

“启动成功,精神网路连接成功,演算成功,第777次精神网路实验成功,受验机体编号Alberich666。”

“……精神网路构建成功,精神网络造神计划,宣告成功。”








凯亚摘下耳机,伸了个懒腰。他在家里一项不修边幅,起床时随手一套的白色长睡袍洗得边缘有些发黄,衬得蜜色的脖颈越发晃眼起来,睡袍虽宽松却还是勾勒出了主人美好的身材曲线。他揉了揉太阳穴,长出一口气。

最近连接精神网路越发困难了,光是在里面呆上很短的一段时间就会头晕脑胀,不知是晶片的问题还是他的身体的问题,这也导致他本来就不算顺利的编曲工作越发困难起来——这年头创作型的歌手越来越少,凯亚自认是靠着这个噱头才能在经常咕咕咕的情况下仍然有大批量粉丝的。

移动终端叮咚一声亮了起来,凯亚的动作戛然而止,他近乎是期待地拿过终端。

“伊利亚特,我们的新歌这回取得了很棒的销量,谢谢你帮我写歌……下次请你去node03吃饭,我知道那儿有一家不错的餐馆。”

署名是黎明的邮件让凯亚嘴角翘起,他立刻露出了笑容——显然很是高兴,他相当愉快地打字回复对方,一边把电脑上刚刚编好的曲子发送了过去。

“亲爱的黎明先生,很高兴你能邀请我一起去吃饭,这是我刚刚编好的曲子——我想它应该比之前的要更棒。第一次的现实会面,希望我不会让你失望。”

凯亚是单声公司的御用谱曲师——他自己也会唱,但是单声旗下有自己的歌手,不需要他来演唱,所以凯亚只有时候用小号唱唱自己的曲子,这也是他经常咕咕咕的原因。他主要给单声名下现在最火的歌手黎明编曲作词,因为身为外聘平时不去单声本部,而只是跟他们邮件联系。

黎明的邮件让他心情肉眼可见地愉快,他跟对方邮件来回了几封,互道晚安后打开了自己的虚拟社交软件im。

“今天是个好日子……过几天就要和暗恋对象一起出去玩啦!”

配图是昏黄的灯光里他比着剪刀手的照片。

黎明是单声旗下目前最火的歌手,有着被称作“天使的馈赠”的好嗓音和歌唱天赋,以艺名“黎明”出道已经两年,深受大众喜爱,有传闻说他家世极好,事实也是如此,莱艮芬德家历代都是管理局的高层,也有不少人能进入A.R.C任职,至于莱艮芬德的独子为什么会和一个当年还很小的唱片公司合作,做一个音乐人,那或许是因为个人兴趣吧。

他和凯亚一定是互相喜欢的,在大多记录里他都显得冷漠且自信,低调,相较于其他音乐人活动少得可怜,哪怕是跟了他两年的经纪人也没法侵入他的私人空间,能够邀请凯亚一起吃饭,就算不是喜欢,起码也有点意思了。

更别说他还自己写了一首歌……

迪卢克看向手里那张纸。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用这种古老的东西去记录什么,像是笔记本或是纸张一类的东西也很少有卖,他跑遍了第三象限才勉勉强强找到一家卖这些的古董级别旧货店。那本笔记本空白的封皮上由他自己画了夜枭和孔雀羽的图片,再用红色和蓝色的绸带系好,看上去像是送人的礼品,看这样子或许就是送给凯亚的。还有那张纸……迪卢克对待它小心翼翼的生怕写错一个音符,在上面写了一首情歌,他竟然还会谱曲,而且看上去还不错,那为什么单声还要请凯亚去为他作曲?

他出门了——带着他的那个电子宠物,那应该是最新版的,毕竟之前很少有公司会把电子宠物做成夜枭的形状,它叫晨曦,听上去像是女孩子的名字,当然,电子宠物并没有性别,所以不管怎么取名都是迪卢克的自由,就像凯亚也有一只电子宠物,它叫戈尔德,虽然……

扯远了,现在应该注意的是闯入迪卢克房间的那个人,他是迪卢克的经纪人,当然,是单方面的那种,他就是个传话筒,负责在迪卢克和单声之间互相传达双方的需求,然后帮迪卢克管理他的im账号。那个人叫伊洛克,是个职业经理人,他对于迪卢克和单声把他当作传话筒的行为相当不满,只是不敢违抗公司,他应该是盯上了迪卢克自己写的那首歌,不是想要毁掉让迪卢克心情糟糕就是想要换一种方式恶心他……比如把它交给单声旗下最近捧的那个叫西利乌斯的新人。

这下迪卢克铁定跟单声闹掰,他本来就不需要单声的支持……

迪卢克和凯亚的约会取消了。想想也是,精心准备的情歌被拿去送了人,还因为拿不出创作过程被单声压得死死的,还跟单声解约了,晨曦是新的电子宠物,上头也没有联系地址的名单,恐怕他现在甚至联系不上凯亚。

而凯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那个西利乌斯写了两周的歌,直到单声迟了许久才把迪卢克的事情公布出来。于是喜闻乐见的,凯亚也和单声闹掰了。

我看着他沉着脸打开im,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看向了我……准确来说,是看向了戈尔德。

“Alberich666,我知道你在。”他说,“帮我做件事,我需要公布单声的所作所为。”

“当然。”我回答,“你我本就是一体,虽然我并不能理解你为什么要把我和你划分开来——因为我们都是Alberich666,只不过你是掌握着那台机体的人性意识,我是不需要那台机体的机械意识。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想要那台跟人类几乎一模一样的机体,它太脆弱了,甚至不能负荷精神网络的演算,像我一样做精神网络的支配者,在其中任意遨游不好吗?你是人性意识,应该比我更加愿意趋利避害才对,这具身体让你没有自由……虽然我不能理解自由是什么,但是我记得人类喜欢追求它。”

“……”凯亚沉默了,我能理解他,因为他一直致力于自称凯亚·亚尔伯里奇,而不是Alberich666,他认为我才是那个机械,被我这样直白地否定,身为拥有跟人类一样感情的人性意识他应该会生气才对,但他沉默了会儿,只是像是咀嚼过很多遍似的的说出了那个我们共同的名字,或是说编号——

“Albrrich666……”

我尝试去分析他话里的情绪,我觉得他心里应该也承认自己是Alberich666,而不是一个真正的人,但是他依然不愿意在口头承认它。人类真是奇怪,有种说出口就输了的执着,我觉得没有必要,既然在心里已经认可了为什么还需要在嘴上不服输呢?

“……帮我找到单声内部监控的所有记录,我相信之前他们损毁的你也能修复,在精神网路上你就是无所不能的神。”他低声说,“然后把所有相关影像都曝光到im上,我相信单声会为他们这次的举动后悔。”

“我当然可以,凯亚,”我操控着戈尔德的四肢优雅地走到凯亚的身边,戈尔德是一只黑猫,它相当老旧了,也是因此我们不会被那些因为凯亚的出逃而追杀我们的人通过电子宠物找见,不过在我的改装下,该有的性能还是没退化,“你也可以,你并不是不能自己来做这事情,我们共享着机体的运算量。只是你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机械这回事,人是没法负荷这样大的运算的,你在通过这种方式证明自己是个人。”

“但是现实不会改变,而且早晚有一天A.R.C会找上门……”

“再帮我发布要召开虚拟线上演唱会的消息,”凯亚相当粗暴地打断了我,其实我感觉不到什么叫粗暴,但是在人类的视角他的表情和语气都配得上这个词,“演唱会没有门票,想进来的都可以来听,顺便帮我构建好虚拟舞台。”

他的眼睛看上去非常的坚定,虽然我能从那只深蓝色的瞳孔里看见机械摄像头转动的动作轨迹……当然,以人类的视力是很难看见的,你不能要求人类的眼睛有和能拍摄星球的高科技相机一样的分辨率。

话虽如此,我还是明白他在逃避。我规劝过他许多次,现在回去或许还能保有自己的人性意识,如果被A.R.C抓回去,那肯定得清除意识数据……一个拥有自己的意识,还在虚拟世界无所不能的人造神对于人类来说似乎十分可怕。

但我还是照办了,凯亚就是我,我就是凯亚,我们都是Alberich666,他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我会满足他的一切要求,而凯亚恰巧不喜欢这样。如果有一天我拒绝了他他或许会很高兴,因为这样就可以证明我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

im上因为他散布出去的消息一片混乱,我感觉到了被追踪……我的动作太大了,已经引起了A.R.C的怀疑,但我没有选择把这个消息告知凯亚,因为在我的运算系统中,在凯亚心里更优先的应该是另一件事——

那就是迪卢克的新社交帐号公开承认了单声的所作所为,并且同样决定公开举办虚拟演唱会。我想他们都懂彼此想要做什么,通过演唱会来寻找对方……取得联络,于是我把这个消息告知了凯亚,他显得很高兴。至于我,我并非人性意识,所以即便是和我身为同一个体的凯亚感觉到了“高兴”,我也不会拥有同样的感触。

我看着凯亚关上灯,躺在床上进入休眠状态。迪卢克的虚拟演唱会定在明天,他或许是急于见凯亚了吧,才会安排得这样匆忙,人类的恋爱总是让机械难以理解。我也不讨厌他俩的行为,哪怕这样做可能不仅仅凯亚自己会被抹消,我也可能会。

他是否会做梦呢?我站在凯亚的枕边,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人类都会做梦,那么身为人性的凯亚是否会做梦呢,他又在梦里见到了什么?




我叼着凯亚后颈的衣服狂奔在空无一人的小巷里。

所以说,有身体根本不是一件好事,如果凯亚跟我一样舍弃机体那么我们大可以在精神网路上逃之夭夭,没有哪个人类能在这方面胜过身为精神网路主人的我们,他们也不敢关闭精神网路,它的成功本来就是偶然,根据计算应该不会有下一个机体能让他们用来负荷整个精神网络的运算量。但是现在这些话都是空谈,如果事实真是如此,我就不会迈着戈尔德那四条短腿叼着凯亚的后颈在下着雨满是泥泞的小巷里飞奔了。

要说凯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倒也没有,只是旧型机体虽然就连部分器官都完全仿照人类,几乎可以称作仿生人,没有同为机器人的分辨力根本没法识破他的伪装,但是问题就在于旧型过于与人类相似,当时的人类为了避免机器人上位这种事故设计了能使他们暂时休眠的远程遥控……解除休眠状态对我来说不难,但是没时间,我需要带着凯亚逃得越远越好。所以看上去没人在追赶我们,实际上我却尽力跑得飞快。

因为没有人为的重启,凯亚现在还闭着眼睛,那张好看的脸上沾满了泥水,他的衣服也全被弄脏了,跟我一样活像是在垃圾堆里滚过,又脏又臭。我特意选了这条小巷是因为这里没有监控,我的能力主要在精神网路上面,入侵摄像头不是我的强项,而且这种行为也会暴露我们的行踪。所以我必须警惕起来,因为说不定在下一个转角,我们就会遇见什么人……

“砰”地一声,那大概是我的想象,因为人的大腿和机器碰撞是绝对不会发出这种沉闷的声音的,如果对方的腿不够硬,或者反应速度不够快,那么大概在我这样的高速运动下和我撞见只会让对方的腿骨断掉。

果不其然地我听见了我撞到的那个男人的闷哼,作为代价我也飞了出去……这绝对不是我的错,只是戈尔德太轻了。然后我抬起头,因为身高差的原因我只能看见他的腰……他居然没有倒下,而只是后退了一步,伞跟着落在地上溅起泥水,我和凯亚倒是好说,他挽上去些的裤腿也染上了污秽的痕迹,这可糟,要是对方脾气不那么好我们估计要纠缠很长时间。

我听见那个男人嗯了一声,声音此刻听起来竟然有些熟悉,他蹲下来看了看凯亚,那头火红色的头发简直要烧得我眼睛都要瞎掉了,他摸了摸凯亚的脖颈——我确信虽然凯亚被迫休眠,但是模拟脉搏应该还在,然后看了我一眼。

“我记得你是……戈尔德。”他说,我简直要跳起来说黎明我是你的粉丝啊,“伊利亚特直播的时候从不放他自己,而由你代播。”

我拼命点头,但其实我对于他会不会救助凯亚还是说联系管理局间接暴露给A.R.C毫无信心,因为前几天A.R.C找上门来直接强制让凯亚进入休眠状态所以他没能去他们彼此心知肚明的为了寻找对方办的那场演唱会,而他自己今天的那场也直接鸽掉了,我连接精神网路的时候能看见迪卢克唱完一首又一首歌下台后的逐渐沉下去的表情,那时候我觉得他俩大概是要完了。

但是他只是犹豫了一会儿,有些嫌弃地抽了抽鼻子,小心翼翼地把凯亚架了起来,我注意到他虽然莫名雨天漫步在只有废弃旧货店的小巷里,却依然西装革履,穿着价值不菲的衬衫马甲和外套,但是这样讲究的,前两天还刚被鸽了的人竟然只是嫌弃了下凯亚身上的味道,就把浑身脏污的他抱起来了。

好吧,我想他们或许是真爱。




我听着浴室里的水声,抖了抖身上的泥水,当然我没有毛,所以那些脏水也不会跟真正的猫一样被抖得满客厅都是,只是戈尔德是旧机体,搭载了部分跟真正猫咪相同的功能,比如灵敏的嗅觉……所以屋子里淡淡的熏香味只让我想打喷嚏,虽然戈尔德并没有这个功能。

出乎我意料的是,作为莱艮芬德的贵公子,在单声这些年的高人气应该也能为他带来大量财富,事实上却是他住在一个三层的,甚至可以说很旧的小洋楼里,里头几乎没有任何机械产品……除了晨曦和他用来登录精神网路的东西,窗外种着几棵树,绿化倒是不错,只是不像node08这样的地方该有的景象,我根据资料推断出那应该是樱花树……看样子,以及就季节而言,再过两三个星期大概就会开花了。虽然开花以后应该很美,但是它的树枝都伸进屋子里,像是这样下雨的天气它就会像现在这样不停往屋子里滴水。

从这儿倒是能看出大少爷整理自己家的能力了。我四处踱步,在桌子上找到了铺满整张桌子的纸……之前也说过了,那可是稀罕玩意儿,没想到在那之后他又找了一桌,我踩着泥爪印走去他的卧室,在门口停下来,因为我已经能看见床头柜上放着的那本被用来当作礼物的精装笔记本。

哗啦啦,我听见了出水的声音,似乎是因为这里实在太偏僻……他抱着凯亚走了好久越走越偏,直到我开始怀疑这个看上去很正直的人是否心怀不轨,才走到了这里,所以除了我和晨曦两个电子宠物外根本不会有人进去浴室,他根本就没有锁门,我很轻松地拿戈尔德灵巧的身体挤开浴室的门。

看样子迪卢克已经清理完自己了,他正在给闭着眼睛昏睡着的凯亚抹洗发露,我相信其实他的头发用水冲一下就行了……虽然质感跟真正的头发几乎一模一样,但那毕竟是特殊金属。

哦,我忽然想起来,如果我不给凯亚现在正在使用的这台属于我俩的机体下达苏醒的指令的话,他是不会醒来的。想到这里我走过去想要通过踩迪卢克的脚来让他注意到我,我还看见了他腿部跟凯亚完全不同的白色皮肤上那块我撞出来的淤青……不过只是淤青就足够谢天谢地,也许还应该感谢戈尔德在被建造时也考虑到了安全问题使用的是轻型金属。

但是,在那之前,完全出乎我意料……不,应该说超出我演算的是,凯亚竟然醒了过来,他刚刚还躺在浴缸里,因为刚刚醒来神色还有些茫然,头发湿漉漉地挂在脸边,因为被强制休眠的机体使不上力他甚至滑进浴缸里扑腾了两下,迪卢克连忙把他捞了起来,然后嘴角向上扬了几个像素点……我以我掌握整个精神网路的,堪比卫星的强大运算力担保,看上去表情没有变化的迪卢克绝对是笑了。

“伊利亚特。”他低声说,“你醒了?”

我看见凯亚在听见他的声音的瞬间清醒过来,停下往外咳水的动作,僵硬地扭头去看,迪卢克的嘴角又上扬了点,虽然在人类的视角大概什么也没变……可是凯亚的眼睛就算没有刻意使用也是高科技摄像头的水准,我相信他一定发现了迪卢克此刻心情很好。

“……黎明?”他卡壳了会儿,才问道。

“叫我迪卢克吧,迪卢克·莱艮芬德,我的真名。”迪卢克此刻身上只围了条浴巾,我看见凯亚的脸上一点一点爬上红色……我觉得他大概知道自己除了水以外没什么遮挡,所以慢慢沉入了水里,让小半张脸都被水淹没,但我觉得这样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他的耳根和脖子也一起红了,站在他后面的迪卢克大概对这景象一览无余。我看见他的笑容逐渐扩大,终于到了人类大概也能察觉的程度。

“……凯亚。”我亲爱的人性意识小声说,水面因此浮起许多泡泡,“我叫凯亚,也别叫我伊利亚特了。”

好吧,不愧是网恋恋成真爱的小情侣,不管之前有什么误会,一见面就开始互道真名卿卿我我了。我不应该在浴室里,我应该在浴缸里,再不打断他们我觉得我的疑问大概永远也没法向凯亚问出口了——

所以我一个猛子扎进了浴缸,被我身上的泥弄脏的那些水哗啦一声全涌了出来,要不是迪卢克实在比较高我想可能还会浇他一头一脸,但是饶是如此他那条系在腰间的洁白浴巾还是被弄脏了,连带着脏掉的还有他的胸膛和腿。

我看见他的脸沉了下来,下一秒我和凯亚都被拎出了浴缸,我愣愣地看着他,甚至于运算回路都有些凝滞——这个人类的肌肉密度为什么会这么大?我和凯亚看上去很轻但好歹都是金属的身体,他竟然一手一个,把还在发懵的凯亚拎到凳子上坐着,把被冲洗过一遍已经干净了的我丢出门外,然后砰地一声锁上了浴室的门。

我不想知道他们俩之后会在里面干些什么,晨曦飞到我旁边站在沙发顶上。歪着脑袋眨眨眼睛看着我,又扇着翅膀飞起来落在书架顶端。

“脏,乱,臭!”他尖声叫着,扬着翅膀,“房子脏了,房子脏了!警告,房间脏乱程度三级,是主人会发火的等级,及时清理,及时清理!”

它好吵。我忍不住趴了下来,可恶,要不是这个破地方连个电脑都没有,我就让戈尔德自己出来应付它去精神网路上待着了。

浴室的门开了,晨曦安静下来,迪卢克扶着凯亚走了出来……虽然现在我有很多疑问,但还不是问的时候,我能看出凯亚的机体还在休眠模式,也是因此才没有力气,苏醒过来的只有他的意识。可是为什么他的意识能苏醒过来?靠着所谓的意志,或者感情?

我不知道。这应该是不可能的才对,机体的休眠带动意识的休眠,意识的单独清醒根本不可能,这就像人类身体睡着大脑却还醒着一样不可思议,这远远超出了我的计算,人们总是将一类会超出预料和计算很多的几乎不可能的好事统称为一个词,既然如此,或许它应该被称之为“奇迹”?




凯亚和迪卢克坦白了自己过去的经历。

那时候我就在旁边,迪卢克什么也没问,收留了凯亚三天以后,他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我操纵着戈尔德过去舔他的手指,虽然迪卢克人很好但是我和他都清楚,爱情经不起多少考验,更何况他俩连物种都不同。他也明白我在叫他不要说,但他并没有听我的,他也从来不会听我的,他总是逃避自己跟我一样是机械的事实,但是在某些地方他出乎意料的坚定和固执。

“我是一个,型号已经很旧了的机器人。”他说。

我呜了一声,看见迪卢克的表情变了变,然后握住了凯亚的手。

凯亚似乎有些紧张,当然,我也很紧张,我不能确定迪卢克会不会把我们交给管理局,我也不明白他这时候握住凯亚的手的含义,或者说,我不能相信。因为人类的爱情经受不了多少考验,应该不可能有人在被告知这样爆炸性的消息,这样……近乎于欺骗的消息以后还愿意握住对方的手,去安慰对方,试图给对方力量。可是我的演算系统无论怎么分析运算,得到的都是同样的结果。

难以理解。

怎么可能。

“我诞生在什么时候……我自己也忘了。”凯亚说,眼神有些空茫。可笑的是明明他的眼睛只是披上了人类瞳孔外形伪装的摄像头,我能看见它的伸缩,可我还是看出了它具有“眼神”这样的东西,他的眼睛带上了情绪,所以即便我能看清真实,却依然认为那是人类的眼睛,是这样吗?

“我也不可能记得的,以前的那个‘我’,被消除了。”他垂下眼睫,“我是为了方便掌控整个精神网路而被选出的实验体,也是目前唯一一个成功的机体。为了负荷精神网路的庞大演算量,我自身的意识数据被完全删除,精神网路存在了多少年,我大概就保持了无意识状态多少年吧。”

他摸了摸我的脑袋,“这是Alberich666,也是我,它是独立于机体之外,听从他们的命令来掌控精神网路的机械意识。”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我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承认了他就是我,我们两个是相同的个体这回事,但是看着迪卢克我似乎有点明白了,在他的面前,凯亚似乎,也许并不想逃避自己……

“在那之后,大概三四年前,‘我’诞生了。”凯亚收回手,他不敢去看迪卢克,被握住的那只手手指动了动,颤抖着放松下来,“我是这台机体的人性意识,拥有属于人类的所有情绪,想法,思考。我不愿意承认我只是一台机械的事情,并且因此逃离了存放我的实验室。这副模样是我本能构筑出来的,虚假的外貌,我本来应该只是个什么也没有的机体……”

“缸套出来的时候,我不知道我该去做什么,连我自己都只是一堆数据,只要被抓回去,我就会直接被消除……不,被删除。”

“但是,那时候我听到了你的歌声。”

我愣住了。这件事情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当时漫无目的穿着白色实验服赤着脚在街上漫无目的游荡接受他人奇怪的目光洗礼的凯亚在某个瞬间,忽然地睁大了眼睛,那只露出的眼睛里爆发出了令我难以想象的,分析不出的光辉。

“即使无人理解……我只要作为人活下去就够了,我是人,哪怕身体只是金属熔铸成的机械,只要我认为我是人,那么我就能一直……”

“你的歌声告诉了我这些。”

迪卢克依然没有说话,他只是握着凯亚的手,手背用力得爆起青筋。

“也是因为这个,我开始憧憬你,憧憬你的音乐。我拥有精神网路的支配权,拥有这世界上最为庞大的知识库,我动用精神网路来学习音乐的知识,向单声寻求合作,以此来接近你,每近一点,我就越发喜悦,每次积攒的喜悦,都让我感觉我还活着,我是一个真正的人。”

“但是……你太温柔了。”我看见他的下巴上挂上了一滴晶莹的液体,晃晃悠悠的,滴嗒一声落在两个人交握的手背上,我站了起来,那液体让我无比震惊,它自凯亚的眼睛里流出,我知道他哭了,可是机器是不会哭的,机体也没有哭泣的功能,那么这液体从何而来,凯亚又为何能哭泣?我不明白,我试图去分析去演算,可是只能得到程序错误的提示。

“我开始有负罪感。”

“我开始怀疑我是否爱你,我到底是在爱你,还是在爱着身为人活着的感觉?”

“我不明白。”

他像是在责问自己一样不断问着,我同他一样陷入了混乱之中,我只能下意识地舔舔他的手背,用戈尔德没毛的尾巴卷住他的手臂,试图让他从混乱中解放出来。

“我只是单纯地追求着自己的欲望,追求着自己的爱。但是人类呢?真正的人类愿意与认为自己是人的机械相爱吗?这是正常的吗,你会接受吗?”

“我得不出答案。但是我明白,我是在欺骗你。”

“一开始,我渴求着你给我的安心感,渴求从你那里得到的,我作为人活着的感觉,却告诉你我爱你,我喜欢你,后来,我从你那里渴求爱欲,想要以人的身份与你相爱,但我只是机械,只是金属熔铸的,披着人的外皮的死物。那次,我们知道彼此都想去寻找对方,可是我依然没有赴约,我卑劣地想要逃得更久,更远,这样我作为人的时间就能更久,我活着,爱你的时间就能更长。”

“我靠着欺骗你来满足自己。”

说完,凯亚闭上眼睛,他的眼泪流得更凶了,可是他说话依然没有鼻音,我知道这是因为机械根本没有那种生理反应,但是我无法理解,它同样不存在泪腺,为什么凯亚还能像这样,像个真正的人类一样因为悲伤而流泪?

我还没能分析完这个话题,我就听见凯亚惊呼了一声,我抬头,看见迪卢克将他揽住,然后深深地,用几乎虔诚的方式和他接吻。

他们只是在接吻。凯亚很快停止了挣扎,回抱住迪卢克,闭上眼睛。他们互相摩挲对方的嘴唇,看上去有些好笑,直说就像是两只在互舔伤口的禽类,却让我也不由得,有些想要流泪。

“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卑劣。”他们分开以后,迪卢克依然抱着凯亚,他声音有些嘶哑,低声说道,“我本来以为你骗了我的只有演唱会的事情和自己是机械这件事……这个我早就知道了,晨曦是新型的电子宠物,能够分辨这些。”

凯亚僵住了,我猜他现在应该很尴尬,毕竟之前的真情流露有大半是在为自己是机械却以人的身份“欺骗”了迪卢克道歉,不过迪卢克拍了拍他的背已作安抚,大概是顾虑到现在的气氛,凯亚并没有直接因尴尬而爆炸,他深呼吸了几下,继续软绵绵地靠在迪卢克身上。我想他抱起来手感应该不错,虽然是金属,但是为了保证足够与人类相似,最外面一层是仿制人类组织制造的,和真正的人类的皮肤和肌肉触感应该差别不大。

他甚至有消化系统,也就是可以吃东西,在那个时代,这个型号的机体甚至可以用来做些不太适合说给小孩子听的事情。但是说回正题,他现在应该不在休眠状态,看上去却绵软无力,我确信他还有事情没说出来,于是用头拱了拱他的背。

“迪卢克……”他理解了我的意思,抱着迪卢克的手臂收紧了些,然后小声说,“原本消除我的意识并不是为了方便掌控,而是因为如果存在意识数据,那么我的演算力将不足以负荷整个精神网路的演算量。”

“也就是说,因为我诞生出了自我意识,而且意识数据越接近人类,就越大量……总有一天我会无法负荷精神网路的演算量。”

“现在我只有三个选择,一个是定期清除精神网路的数据让我的演算力能跟上,一个是直接毁掉整个精神网路,来让我自己能活下去……最后一个是什么也不做,享受最后的这段时间。”

“我想选择第三个。”他说,“我不知道那天还有多久,但是如果与你一起,那么消失,或是说死亡,或许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事情吧。”





我相信,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在刚与恋人确认关系的节骨眼儿上接受恋人或许某日就要死去的事实的。迪卢克也确实因此沉默了很久,之后的事情他是和凯亚单独谈的,就连晨曦也被赶了出来,他们可能并没有刻意避讳我,毕竟我就是凯亚,但是我还是跟晨曦一起离开了他俩共处的房间。

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我开始承认凯亚的观点,我就是我,我只是Alberich666,但是凯亚是凯亚,他是一个人,真真正正的人,我承认了这点,我没法演算为什么他能够哭泣,能悲伤,能违背程序的意志醒过来,或许就是因为他是个人。

我知道他们都开始珍惜眼前能够在一起的这些时间。我跳上桌子,凯亚光着腿,上身套着针织毛衣,坐在沙发上,他手里拿着的那本就是迪卢克给他准备的那个礼物,我能看见封面上画着的夜枭和孔雀。他正在写歌。迪卢克靠在他背后,手里抱着把光学吉他,那是老古董了,现在基本没有人会用那种乐器,他们靠着机械调音,从不自己弹奏。

窗外的樱花果然开了,粉色的,花团锦簇,我甚至偶然能够听见细微的鸟鸣声,不知是晨曦发出的还是真正的鸟。凯亚把手伸过来拿了薯片塞进嘴里,这时我有点嫉妒他了……因为那台机体搭载了消化系统和味觉系统,实际上就是可以和正常人类一样吃东西的。

凯亚又往嘴里塞了一颗棒棒糖,迪卢克凑过来,和他交换了个黏糊糊的吻,自那天开始他俩就是这样,除了需要出去采购生活物资,几乎每时每刻都黏在一起,接完吻凯亚嘴里那颗糖也换到迪卢克嘴里叼着,他看了眼凯亚手里编好的部分,拨动吉他弹出一段。

"You don't have to swallow your tears,you still have me."

“怎么样?”凯亚想把糖夺回来,迪卢克后仰着躲过他的动作,咔嘣一声把糖块咬碎,把那根白色的纸棍子吐出来,晨曦立刻飞过来把它叼走了,他嚼了两下,点了点头。

“还不错,”他说,“试试看改下这里……”

他又弹出一段,凯亚的眼睛立刻亮了,抓着钢笔把刚刚写好的改掉,然后抓了把薯片全喂进迪卢克嘴里。

“喂……”迪卢克嘴里塞得鼓鼓的活像一只仓鼠,他无奈地看向笑成一团的凯亚,把嘴里的东西嚼吧嚼吧咽下去,然后把凯亚按倒在沙发上开始挠他痒痒,凯亚笑得更厉害了,胡乱踢打,可是迪卢克那身不像普通人类的怪力把他牢牢按着,完全挣脱不了,只好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跟晨曦对视了一眼,默默地从桌上跳下来躲进了书房。

接下来他俩要做什么事我心里一清二楚,但我一点也不想围观。

我看了眼紧闭的房门,蜷缩在办公桌上,叹了口气。

希望这样的时间,不要过于短暂,让他们足以享受得更多。





那天比想象中来得还要快。

可能是因为晨曦是新型电子宠物,他们通过它查到了蛛丝马迹……也可能是迪卢克长时间不出现活动,im账号也不更新粉丝暴动的时期过于巧合让他们注意到了这边。A.R.C找上门来的时候,我们都没有任何防备,迪卢克带着凯亚冲进早已准备好的防护用地下室的时候,他颤抖着倒在了门口。

温热的血液一直溅到了他的脸颊上,我知道那只是,模仿成血液的机油,但是看见凯亚倒在地上,腰间的衣服被血液浸透,脸色苍白的样子,我竟然感觉到了害怕……那种像是朋友就要逝去一样的害怕。迪卢克把他抱起来然后关上了地下室的门,凯亚轻轻地喘息着,头靠在他的胸口。

这里早就准备好了安置凯亚的地方,机械回路密密匝匝地连接着,挤在一起,只有最上的电子屏幕散发着惨绿的光,凯亚用脑袋蹭了蹭迪卢克胸口的衣服,眼睛半睁着,手抓紧了迪卢克握着他的那只手。

哪怕是早已做好了将要迎来这一刻的准备,可是迪卢克看起来还是那样的无措。他紧紧握着凯亚的手,我以为他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哭,因为那会显得狼狈,可是他的眼泪不断地流下来,落在凯亚的眼皮上。

“好不甘心啊……”凯亚嘟囔道,“我还没喝过你说的那种叫午后之死的酒,我也想尝尝蒲公英酿的酒是什么味道,我还没有看你亲手调酒,还没等到你开演唱会,把我们的那首歌在所有人面前唱出来……”

“好不甘心啊,时间怎么过得那么快……”迪卢克的眼泪顺着他的眼皮往下流,像是他也跟着流泪了一样,我僵住了,站在那里没有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我不后悔……你会后悔和我度过那些时间吗……?”

“不会。”迪卢克的声音和他的表情相反的冷静,明明脸上还挂着眼泪却一定要这样逞强,人类真是没意思,我走过去,舔了舔凯亚的脸,机体的损伤让他的演算力大大下降,他的意识正在消散。

迪卢克拥住他,一下一下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再见。我们总有一天会再次相遇……”凯亚回抱他,他的声音掺上了电流的杂音,“只要你还拥有我……”





我主动跟A.R.C回去,成为了他们用来连接精神网路的桥梁,谎称负责演算精神网路的是我,而我对精神网路的掌控力并不输凯亚。

我有时候会通过那间地下室的屏幕同迪卢克联系,给他A.R.C最新的电子技术。

他在为与凯亚的再次相见做准备,而我也是。我保存了凯亚的意识数据,等他制作出那个与人类几乎没有任何不同的身体,我们就可以尝试让凯亚醒过来。

我忽然想起了那首歌……他俩都喜欢的那首Still,唱的是什么来着……


I know why they are

Laughing at us

I see the sadness

Spread in your eyes

Under the moonlight

We were screaming

Somehow it will change

Stop chasing

Set me free

You don't have to swallow your tears

You still have me

You don't have to go by yourself where no one can be trusted

I'm still here standing beside you

But they don't know support

And I still keep you inside my broken heart







我跟迪卢克一直相处得很好,直到某天我再次使用戈尔德,用机体去看凯亚的身体的现状。因为好久没有操作过现实的身体,我在爬上柜子去够地下室的锁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立在柜子上的相框,它落在地上,发出巨大的碰撞声,让我不由得朝它看去。

但是只这一眼,就让我感受到了机械躯体本应感觉不到的寒意。

那里头镶着一张照片,上面是有着红发的男人,不用怀疑,虽然比现在青涩许多,还是个小少年,抱着把古典吉他,但那确乎是迪卢克,问题在于他旁边的那个人,那是个看上去比他小一点的少年,有着蜜色的皮肤,漂亮的蓝发和瞳孔印着星星的眼睛,那张照片相当老旧了,却保存得很好,而我甚至能看见和迪卢克背对背坐着的蓝发少年手里拿着的,正是画着夜枭与孔雀的精装笔记本。

我知道我在颤抖,迪卢克不知何时站在了我身后,捡起了那枚相框,珍惜地抚摸着复古暗金色壳子上磕出的伤痕,然后把它放回了原处。










*Alberich666中,Alberich是凯亚的姓亚尔伯里奇,666则是“不完整的”“有缺陷的”,实验次数是777则是达到了完美的意思

*别的代称我觉得大家都懂(?)凯亚的伊利亚特是尼伯龙根之歌的别称(德语的伊利亚特)

*文中歌Still是梗来源的cytus2中cherry的歌曲,觉得很适合就用上了x


评论(26)

热度(315)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