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怀寇

请展开


接受约稿
稿费50r/k
自带字数和内容要求,如有超出算我的。



目前cp:假面骑士
主右/cha刚/良侑
基本左右固定
夜樱家的大作战激萌中
朝野太阳夜樱六美激推
视三次忙碌情况不定期在漫展出没


奥特曼
赛罗激推
过激赛罗右人
泽赛洁癖
赛家班赛罗中心亲情向
翔光
勇活
伽凯

全知读者视角
众独

【枭羽04/24】Baptism of Fire

愚人节快乐!又是我哈哈哈

上一棒 :@狂暴过审组长 

下一棒:你们猜有没有?





*是Still的番外,也可以说是前传,依然是Cytus2的背景,讲述凯亚和迪卢克过去的事情

*事情很狗血谨慎观看

*天雷狗血ooc注意!









“其实我一直在费解,你为什么要这样帮凯亚。”戈尔德蹲在沙发顶端,一双金澄澄的猫眼冷冷盯着迪卢克,他看上去完全是防备的姿态,虽然现在迪卢克显然没法对他怎么样。只要他想,就能立刻抛弃戈尔德的机械宠物身躯,回到精神网路之中,而所有人都拿他没办法,“对你来说,‘凯亚’到底是什么?一个跟这个人类长得一模一样的替代品?”

“……”迪卢克看了眼他指着的相框,垂下了眼睫。他沉默了,不知是无话可说还是不想说,直到戈尔德彻底愤怒,想要离开这具电子宠物的躯体,放弃帮助他复原凯亚的意识数据,他才忽然开口,“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是我想是你的话应该会明白。”

“凯亚就是‘凯亚’这回事情。”

“……?”戈尔德顿住了,他当然明白迪卢克指的是什么,但是这未免也太奇怪了。如同凯亚所说,Alberich666已经是Node——人类在这个星球上建造的“节点都市”存在之前就存在着的旧型机体,身为Alberich666的人性意识,凯亚根本不可能跟一个十几年或者二十几年前出生的少年有什么关系,更别说是什么“是同一个体”,除非……

“凯亚全名是凯亚·亚尔伯里奇。”迪卢克说道,“是我父亲克里普斯·莱艮芬德,Alberich666机体维护员……也就是精神网路维护员的前任,老亚尔伯里奇的儿子。在老亚尔伯里奇因为Alberich666诞生出人性意识被A.R.C处理掉以后作为继任者担任了他的职位,也收养了父亲死亡,无家可归的凯亚。那时候凯亚只有六岁。”

“……这不可能。”戈尔德的声音带上了明显的电流音,“凯亚的诞生是在五年前……那时候他还连明晰的意识都没有,只是一堆意识数据……”

他说不下去了。

“时间线是对得上的。”迪卢克后退了几步,手指覆盖在相框上,细细地摩挲,他看上去还是没有表情,但是根据分析他的眼神里掺杂着怀念与温柔,“你应该也已经发现了……十五年前在那个小小的实验室诞生的,不是别人,正是你,戈尔德。”

“你才是Alberich666这个旧型机体真正的人性意识。”

“我的父亲本来接到了抹消你的命令,但是他据理力争,认为消灭你只会引起的反抗,为了避免一手搭建的,因偶然的案例才成功的精神网路被毁坏,A.R.C暂时放过了你,并且要求父亲欺骗你,把你塑造成一个单纯的机械意识。”

没有自己的感情,没有自己的欲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确实有没有人性意识都是一样的。戈尔德意识到了这点。

“这听起来狗血得要命,比精神网路上那些写莫名其妙文章的写手写出来的东西还要奇怪。但是事实就是,‘凯亚’就是凯亚。”迪卢克低声说,“这一切都是我和父亲所策划的,一开始我其实并没打算出现在凯亚面前。”

“事情是这样的……”






幼小的迪卢克,是莱艮芬德的独子,是在所有人对他继承家业,进入A.R.C的期望中诞生的。如同所有人对他期望得那样,他善于运用精神网路相关技术,年纪轻轻就能够在程序上获得极高的成就,他就像是在这个领域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几乎所有人都能预料到他将来会超越他的父亲进入A.R.C的高层,站在所有节点都市,那样多的人的头顶,让名门莱艮芬德的地位再提升一步。

可是令人遗憾的是,这位小少爷志不在此。他的父亲很乐意支持他的决定——去做一名音乐人,据说这也是莱艮芬德老爷过去的梦想,只是为了家族,加上天分实在不足,最终还是没有实现。

在迪卢克七岁的时候,克利普斯收养了凯亚·亚尔伯里奇作为自己的养子,而被与生俱来的责任感羁绊着,一直没能踏出前往梦想步伐的迪卢克正是被这位忽然到来的义弟影响,才真正走上了音乐的道路。



“你在看什么?”

迪卢克忽然回过神来——他刚刚搬到Node08边缘的这座小洋馆,它很寂静,很棒,有很多植物甚至是以前看不见的鸟,但是迪卢克不太能适应没有精神网路的生活。但是,因为克利普斯升职成为精神网路的维护员,他必须要住在这里以接受A.R.C的监视。

“……这个。”迪卢克并没有很喜欢忽如其来的义弟,但是他还是展现出了身为兄长的包容力,相处的这一两周,他们关系并不亲密,但是绝对称得上友好。他对凯亚似乎示好的主动搭话主动反应不咸不淡,只是指了指自己正在观察的植物……那是一颗小草,短短矮矮的,生长在树荫下面,顶端结着不知道是不是果实的东西,散发着莹莹的蓝光,像是个小灯笼,“我从没见过这种草。”

“也是啊,Node里面几乎没有植物。”凯亚跟着在他身边蹲了下来,摸了摸那颗灯笼形状的小草,“这个叫小灯草,晚上会发光,听说以前还没有节点都市的地方长满了小灯草,挽上一片看过去特别好看。”

“为什么你会知道?”迪卢克对知晓许多他不知道事情的义弟开始感兴趣,“我翻遍了家里的书也没找到过关于以前的事情的信息,能告诉我吗?”

“这是我的父亲告诉我的。”凯亚笑着说,“我的父亲他几乎什么都知道,以前的事情,还没有Node的时候的事情,对了,你听说过吗,以前的人不用现在那些虚拟舞台调音之类的,而是请很多人来用乐器伴奏哦,比如……光学吉他!”

他努力地想了想,显然也不是很记得那些晦涩难懂的名词,“听说现在古董店还会有卖,我们可以去看看……”

“不行。”迪卢克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凯亚分明看见他眼睛里还有着向往之色,偏偏却并不答应,“我们要乖乖待在这里才不会连累到父亲。随便乱跑会给父亲带来麻烦的。”

“哎……”凯亚失落地发出长长的音节,很快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站了起来,“那这附近是不是有很多‘小灯草’?”

“是有很多……”迪卢克仰头看他,不是不想站起来是脚蹲得有些发酸,男孩强撑着,免得自己在义弟面前出丑,用费力的姿势仰望着对方,“只要是在树荫下就能找到,而这附近的一片都是樱花树。你要拿它来做什么?”

他正说着,凯亚就从地上拔起了那颗小灯草,听他这么说以后愣了愣,嘿嘿一笑。

“当然是要做堆高高啦,”他用轻快的语气说,“就是用蔬菜和肉之类的东西一起往上堆几层……堆得越高越好,而且要考虑食材搭配得好吃,但是我想你应该不喜欢玩这种小孩子的游戏,所以不如我就直接把家常版的堆高高做给你吃吧。”

“你会做饭?”迪卢克一脸怀疑。

“你可不要小看我,”凯亚得意地竖起一根手指,“我之前都是一个人住的,我母亲去世得早,父亲也总是不在,我就跟你一样总是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家里又没有什么人给我做饭,请电子保姆也需要花钱,所以后来饭都是我自己解决的。堆高高而已,只要有材料,我就……”

他忽然被抱住了。红发的,长得很好看的,让人一眼看过去就心生好感的小少爷忽然从地面跃起,抱住了他的脖子。小孩子长得快,相差一岁身高差就不小了,虽然他俩之间可能相差了只有四五个月,但是这已经足够让迪卢克比他高出一截。凯亚被迫埋在迪卢克肩头,迷茫地眨了眨眼睛。

“没事的,以后有我和父亲陪着你。”他低声说道,小孩子故意扮演成熟显得有些滑稽,凯亚觉得这时候自己本该笑的,可是他没有,他只是呆呆地被男孩环着,鼻头忽然一酸,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回抱只比他大了点的小孩——对方身上还有小灯草的清香,明明是在自己生活期间就闻惯了的味道,此刻却忍不住让他委屈起来,抓紧了迪卢克后背的衣服,柔软的面料被他抓得皱起来一片,眼看着眼泪都将要落下来。

“……凯亚。”因为拥抱的姿势贴得紧紧的温暖的身体忽然僵住了,凯亚眼里还带着泪花,疑惑地抬头,却听见刚刚还很靠谱的义兄小心翼翼地说道,“我腿麻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前方以小男孩的力气完全无法支撑的重量压过来,他俩就着拥抱的姿势躺倒在草地上,凯亚被压得呃了一声,转头一看,迪卢克的脸已经红透了,他努力尝试着站起来,却又因为腿麻被迫趴回原处,重复了几次后,凯亚终于忍不住,眼角的泪花还没干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得前仰后合,泪花从眼角落了下来,滴进草地里。迪卢克红了脸,干脆伸手去挠他以保全颜面,结果越挠越是笑得大声,直把凯亚笑得捂着肚子在地上滚来滚去躲避迪卢克的攻击,一边有气无力地喊着笑不动了。

笑够了,闹够了,两个男孩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凯亚到处拔了小灯草,手上还沾了新鲜草汁,捧着满怀的小灯笼走进了屋子,迪卢克跟在他后头,看他熟练地摊肉饼,煎蛋,然后把各种蔬菜和肉排夹在一起,再加上几片芝士。

肉食系吞了吞口水,迪卢克小心翼翼地拿着刀叉切下几块来送入嘴里,小灯草清甜的香味和肉汁的荤腥中和在一起,让他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简直跟爱德琳做的蜜酱胡萝卜煎肉一样好吃。”男孩评价道,又切下一块。




迪卢克弹出一串音节。

他对这把新入手的古典吉他爱不释手,拉着凯亚听他弹,但是初学者还是不太熟练,有时候简直是魔音贯耳,于是凯亚就会堵住耳朵朝他做鬼脸,气得迪卢克差点没把那把吉他的柄捏碎——他们直到真的去了古董店,买了吉他以后才知道,光学吉他是这个时代新出现的乐器,使用其他的东西来制作出跟吉他一样的效果,以达到实地演奏的目的。

而现在在古董店收到的吉他虽然也是现代的作品,但是也相当地脆弱了,完全抵不住迪卢克那份天生怪力的蹂躏。凯亚玩够了,就帮他指出来哪个音节不对,他最近开始学习编曲,偶尔会编出些迪卢克喜欢的调子,这些他们就会留下来,记在那本画了他俩最喜欢的禽类的笔记本上,有朝一日如果迪卢克真的能出去唱歌,就由他把这些歌唱出来。

那年他们在小洋馆的外头种了葡萄……这玩意也是从探索队手里高价收到的。葡萄高高地攀上竹竿,形成一片绿荫,让他俩在下面自由地弹唱。

“那段日子,虽然没有父亲,但是……”迪卢克犹豫了会儿,戈尔德清楚他不是擅长表白自己心声的人,但是他还是用着温柔的神情说道,“但是,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有人陪我一起追逐梦想,我们一直很自由,甚至顺理成章地接受了变质的感情。”

“但是现实往往比那些个狗血的小说来得还要刻意。”他捏紧了相框的边缘,用力得手指发白,“父亲的工作顺利,在凯亚十五岁的时候终于可以回家来看我们。他对我们的感情很快就有所察觉,但是并未阻止我们。父亲是个很开明,尊重我决定的人。他在观察过后选择祝福我们,我们一起生活了两年……”

“在我十八岁生日那天,我和凯亚一起出去买蛋糕和新上市的光学吉他,然后,在街上……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倒在我的面前。”

是的,现实往往比小说还要狗血得多。忽然从天而降的花盆,义弟,同时也是恋人,前一秒还在等着红绿灯亮起和自己说笑,后一秒就被砸中,瘫倒在地,脑袋又磕在地上淌出鲜红的血液,蛋糕跟着被打翻,淡黄的蛋糕胚和白色的奶油跟着倾倒在地上。

下雨了。

泥水和奶油混合在一起,变成恶心的脏污,迪卢克动不了。怀里抱着的光学吉他砰地一声落地,发出沉闷的声响。他只能缓缓地,缓缓地坐倒在地,任凭雨水冲刷着身体,他伸手去触碰义弟的身体,脸颊冰得他颤抖着猛地缩回手。

“……凯亚?”

他小声地试探着问道,可是对方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记忆逐渐中断,意识跟着逐渐消失,眼前闪烁着的画面切换成克利普斯的脸。他先是焦急地呼唤,然后用力抓住迪卢克的肩膀说着什么,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他们回了家,他浑身湿漉漉地坐在沙发上,看克利普斯给凯亚的身体连上各种仪器。

“听着,迪卢克。”

父亲的声音这样的遥远,他有心想去分辨话里的意思,思维却跟不上听觉,他木木地坐着,看着克利普斯忙活着,看着凯亚沉静地睡着的,毫无生气的脸颊。

“听着,我现在正在提取凯亚的意识数据。”

“我现在正在做的研究正在实验中,机会只有一次,等他的大脑彻底失去活性就没有机会了。我可以复制,或是说提取他的记忆,意识,思考,转化成数据的形式永远留存。但是他的感情只能由真正的人类生活来唤醒,而数据只能输入机器的身体。为了在感情苏醒之前能够让他完全模拟人类,好好体验人类的生活,我会把他输入Alberich666的身体。”

“这样做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我也不清楚。”

“但是迪卢克……”他按下启动键,露出温柔的神情,“追逐吧,我的儿子,不管是梦想还是爱情,我不该成为你的绊脚石……去吧,去往你梦想的舞台。”

“你是我们的黎明。”



“父亲认为他的工作是让我不能出现在公众面前唱自己的歌的原因,一直对我有愧疚。”迪卢克低声说,“他也明白……失去了凯亚的我,难以再唱出自己想要的歌。所以他铤而走险,利用了最后一台能够完全模拟人类功能的机体,承载了整个精神网路的Alberich666,也就是你。”

“没有阻止父亲的牺牲,没能从危险中保护凯亚……我是何等没用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追逐那所谓的梦想。”他嗤笑了声,神色疲惫,“所以我帮助‘凯亚’从A.R.C逃出来以后,就再也不敢去面对他了。”

“我能做到的只有站上舞台,背负他们的期望去实现梦想,如果凯亚能够看见我站在舞台上的姿态,或许也能放下心里的执念,好好作为人度过一生也说不定。”

“但是凯亚看见你的一瞬间找到了曾经身为人的情感,他会毫不犹豫地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会取‘凯亚’这个名字,会因为你的歌变成真正的人类……都是因为他的意识本身就是凯亚·亚尔伯里奇。”

戈尔德低声说道。

“在那之前我一直在疑问你为什么要这样不计后果地帮助我们,作为人而言你的爱来得太突然也太猛烈,不符合你的性格……如果他一开始就是你仅剩的最重要的人,那就可以理解了。”

“最开始我没有打算要重新跟他在一起的。”迪卢克说,“但是我想到了重新给他一个身体,更换机体的话他也就不用继续被追杀,但是如果我这样上去说要给他更换机体,他绝不会同意,所以我重新接近了他。”

“那台机体的报废不是你所为,但是你愿意看见的。”

“对。”迪卢克扶正相框,让两个少年的笑容重见天日,“他的大脑受了损伤,导致提取的意识数据不完全,没办法提取完整的记忆数据。而这之后,我也会让他失去所有的记忆……作为一个新的人重新来过。”

“……不要再和我扯上关系了。”

“你似乎没有问过凯亚的意见。”戈尔德跳下沙发,迈着优雅的猫步往地下室走去,“快来帮忙,越早给凯亚做好新的机体越好不是吗?还有……”

“你为什么会以为和你不再扯上关系,或许浑浑噩噩度过一生,持续寻找着自己生活意义比在你身边死掉要好?至少之前凯亚在遇见你之前可是无比痛苦。”

"You don't have to go by yourself where no one can be trusted

I'm still here standing beside you

No matter who we are

We can still protect our secrets and hold each other tightly"

“他最后在我的程序里留下的信息,自己去琢磨。”

“至于你们合伙骗我的事情,等凯亚醒过来以后再算账。”


评论(11)

热度(204)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